原标题:乡愁的余光中,回到母亲的里头,而人间的这头,乡愁却更为浓烈

原标题:乡愁的余光中,回到母亲的里头,而人间的这头,乡愁却更为浓烈

一首《乡愁》,把游弋在外、漂泊异乡的游子情,写的淋漓尽致;再读《乡愁》,而乡愁的您,余光中老先生,己远行,回到天堂母亲的里头;可您的诗歌又在耳畔响起……

小时候,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,我在这头,母亲在那头。

长大后,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,我在这头,新娘在那头。

后来啊,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,我在外头,母亲在里头。

而现在,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,我在这头,大陆在那头。

两年前,余光中老先生的诗中场景出现在我真实的生活中,“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,我在外头,母亲在里头”,跪在母亲坟前,才真正感受到这诗句蕴含的彻骨伤痛!无法逾越的外头与里头、咫尺与天涯的距离!

《母难日》之今生今世,“我最忘情的哭声有两次,一次在我生命的开始,一次在你生命的告终,第一次我不会记得是听你说的,第二次你不会晓得我说也没用”,躺在里头的母亲,再也听不到我的第二次哭声!而我再也无法听到母亲的声音,哪怕一句絮叨。

而另一首《母难日》之天国地府,“很想拨一个电话,给久别的母亲,只为了再听一次,一次也好,催眠的磁性母音,但是她住的地方,不知是什么号码,何况她已经睡了,不能接我的电话。这里是长途台,究竟你要接哪一个国家?我该怎么回答呢?天国,是什么字头?地府,有多少区号……”

想念母亲,却电话无法打通,道路无法到达,科技何等发达,可哪个电话能连接天国与地府?哪座桥梁架起人间与天堂?唯有在余老先生的诗句中,得以安慰!

余老先生走了,去天堂母亲的那头;人间的乡愁,在海峡两岸同胞的这头,更为浓烈,无限蔓延……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文章转载自:http://www.sohu.com/a/210758852_476487
版权归原作者享有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本站删除。感谢您的支持理解!